陈艺辉、简丽华:薄施淡染追求生活表现力-陶瓷艺术系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毕业生风采 >> 正文
陈艺辉、简丽华:薄施淡染追求生活表现力
  2018-06-26    阅读:

“我觉得,制瓷的工艺技巧、审美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情感和心灵。”这句话从1989年出生的陈艺辉口中说出,令人折服。他表示,创作是根据自己的意思去发挥,必须要有自己独立的思维。

陈艺辉来自漳州龙海,他的妻子简丽华来自漳州南靖,他们分别于2007年和2008年考进泉州工艺美术职业学院。艺辉学的是雕塑,小简则是学陶瓷设计艺术。

这两个接近“90后”的年轻人并不像当下普通的“90后”青年,他们一点都不喧闹不张扬,而是比别人更加的安静、内敛和好学。

大学实习期间,艺辉力寻一个更高的平台,到厦门大学师从艺术学院美术系雕塑专业教授蒋志强。一年的时间似乎不长,却让艺辉更深入直接地接触到大型雕塑和园林陶瓷的造型设计,他的陶瓷艺术思想由此显得更丰富多彩,为将来的陶瓷思想迸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而小简的才气在大二时便已经暂露头角。2008年,福建省人民政府主办的首届海峡两岸(厦门)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“惠和杯”80后陶艺大赛举行,这是一场重在创意和艺术形式的现场比赛,小简凭借现场创作的一件《饰女人》,从近百件作品中脱颖而出,最终锁定一等奖。当时,新华社还对其进行了报道。此后,小简到景德镇进一步进修学习,作品《民族风》在第三届“中瓷网·超鸿杯”高校学生陶艺大赛中获奖,当地媒体也以《用心灵和感悟去追求有意味的形式》进行了大幅宣传。

学成之后,艺辉和小简选择回到德化。两个年轻人要靠自己的双手打拼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。当然,他们会面临许多现实的问题,可是艰难并不会让他们选择放弃。

于是,艺辉继续在老师苏献忠的“蕴玉瓷庄”里一边工作一边学习,小简则被德化多家企业聘请去画画。2014年,艺辉和小简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。在闹市中,他们选择安静的一隅,给自己营造了一个家,一个实现梦想的空间。白天,他们各自外出工作;晚上,双双回到工作室创作一些属于自己的作品。

艺辉从小就打下了极为坚实的美术基础,除了雕塑,他还会国画、工笔画、篆刻、书法,而小简的特长则是水墨画、花面设计、造型创意等,于是,两个人互相配合,相得益彰。

《童子拜观音》就是艺辉和小简合作的第一件作品。这件作品跳脱了一般传统的表现形式,将童子处理成浮雕形式,将观音的飘带做成阴雕,云彩却是用紫色颜料画于其上,观音所坐岩石底部也以青花颜料进行了薄施淡染。整件作品融合了雕塑、绘画、篆刻等多种手法,生动灵巧,令人耳目一新。

作品《师禅》同样融合了多种手法。丰干、慧可二祖调心,分别依山傍水坐在岩石上师禅,蕴寓能放下无明习气,照见本心,则满目青山。从表现手法上看,繁简存在反差,却融合得极为自然,衣服的走势尤其天成,完全无碍于禅者的宁静。

事实上,艺辉的雕塑手法的确是很有特点。他大处写意,小处具象;写意处崇尚简约,具象处细腻精致。他创作的每一尊观音造像,衣纹都仿佛流水一般熨帖自然、典雅含蓄,形成超凡脱俗的气质。2014年,福建省陶瓷行业职工技能创新竞赛在泉州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举行。75名选手围绕主题“仰望”现场竞逐,纷纷大显身手。经过现场评选,艺辉的作品因“形式大胆、对绵羊的雕塑具有雕塑语言,又符合陶瓷艺术特点,整件作品生动有趣”而获得二等奖。

求索中的艺辉和小简,对未来始终充满憧憬和期待。他们也一直很努力地在铺垫自己的陶瓷道路。“塑我所感,述我所想。”艺辉常常这样说,他觉得他做陶艺是用陶泥在作诗,表达他的情感和所处的这个世间的某些精神印记。

自然,他们也首先是继承、理解、把握传统的东西。当今很多人对传统的理解有偏差,没有深入到历史中去了解、观察,只能仿其形,不能仿其神。但他们不,他们孜孜不倦地从传统陶瓷艺术的精髓中吸收养分并做到了活用。作品《圆融》塑造的是五方揭谛,即佛教五方守护大力神,他们摒弃了传统规矩的造型,而是写意处理,集夸张、印象于一体,并且加以色彩釉料的薄施淡染,活泼俏皮中呈现出年轻一代的创意思维。

其次,他们讲究的是艺术素养的问题。做艺术就是做自己,不管从事何种艺术创作,都呈现自身的艺术素养,到最后,技巧都是次要的,更重要的是要呈现出个人的整体素养,包括知识面的宽度、认知的高度、修为的深度。他们努力在传统传承中突破常规,力求呈现当下独特的文化特性。一组《勇气》便是对当下人们生存状态的思考。浮云之上,男人似乎要被生活重担压垮了,可他依然艰难地向头顶高高举起双手,手心安放的是女人,是各种物质的东西。

现代陶瓷不能在传统窠臼中固步自封,应该不断追求现实生活的表现力,无疑,艺辉和小简的努力方向是明确的,正如艺辉所言:“只有将艺术与时代吻合,才能创作出体现时代特征的作品,这是技术的积累也是文化的沉淀。”

代表作品:

《童子拜观音》

《勇气》

《师禅》